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神魔再现 >正文

沦为“卡奴”的女儿-百姓故事-

时间2021-11-25 来源:吾知免夫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4月的下午阳光明媚,58岁的李烨突然接到了女儿尹蓉一个朋友的电话:“阿姨,我在尹蓉电脑键盘下发现了一封遗书,她可能被信用卡债务逼得要自杀了,你快过来救救她吧。”李烨吓了一跳,赶快跑去女儿家。在那间家徒四壁的出租屋里,她看到蓬头垢面的女儿坐在床沿上,眼眶里布满了绝望的神情,一言不语,一动不动。在电脑键盘上,显现出一页遗书:

  “妈妈,对不起!20多年前,你把我从路边捡回家,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可我却辜负了你含辛茹苦的养育之恩!走到今天这一步,全怪我好高骛远,一心求暴富,陷入了信用卡透支的恶性循环。春节前,我就想自杀,可我才29岁,我真不想死啊!晶晶那么小,我实在不忍心她变成一个没娘的可怜的孩子!现在,我还欠银行14万元,银行的人说,即使我进了监狱,出来后也要还这笔钱,而且利息照算,还要罚款。就是到死,我也还不完这笔无限膨胀的债了。妈妈,我再也没脸让你为我还债了,我只有选择死,这样,银行就不会再追债了。妈妈,对不起!如果有来世,我愿意做牛做马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读着遗书,李烨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直往下掉,望着呆若木鸡的女儿,曾经的辛酸和悲愁又一幕幕在眼前闪现——

  梦想暴富,女儿沦为“卡奴”

  尹蓉是李烨的养女。

  1996年,李烨与丈夫离异,从此她视养女为己出,相依为命度过了14年光景。2006年,尹蓉不顾李烨反对,和没有固定职业的男友办理了结婚手续。翌年,尹蓉有了小女儿晶晶,因为他们夫妇俩都没有正式工作,一家三口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作为母亲的牡丹江癫痫病医院好吗李烨只好时不时地接济着他们。

  尹蓉也是一个好强的女人,每次得到母亲的接济总有些难为情,便在心里发誓:要尽快找到一条发财的路,多赚些钱。恰巧在这时,银行业务员来到了尹蓉工作的单位推销信用卡。这些推销员口若悬河,鼓吹年轻人应该敢于“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而且指出使用信用卡就能使好梦成真。他们对信用卡的透支功能吹得神乎其神,但对年费、利息、滞纳金、罚金以及可能出现的风险却只字不提。

  尹蓉起初没为所动。那些推销员就以“套现炒股”相引诱。他们说,现在股市火得不得了,许多人都在股市赚得钵满盆满;这些人炒股的钱就是用信用卡套现的。

  做梦都想一夜暴富的尹蓉动心了,她和丈夫商量后,决定用信用卡套现,然后炒股赚钱发大财。轻而易举地,这对年轻夫妇在深圳多家银行办理了信用卡,再拿着信用卡来到一家专门从事信用卡套现业务的地下公司套取现金后,便一头扎进了股市。起初,他们还赚了几万元,谁知2008年下半年,股市暴跌,尹蓉的股票全被套牢。这时发卡的银行上门讨债了。尹蓉被逼无奈,只好又办了几家银行的信用卡,以卡养卡,用这家银行的钱还那家银行的钱。懵懂的尹蓉不知道,一张卡信用额度每月10000元,最低还款额1000元,银行扣利息就要扣三四百元,十几张卡每月还银行利息就需要五六千,这还不包括滞纳金和罚款!如果一张信用卡欠银行10000元,1个月的滞纳金就是1100元,下个月再还时,这些款项就连同利息,一并计入客户本金,然后再根据新的本金数计利息,罚滞纳金,于是,债务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面对银行的索债,尹北京军海是几级医院蓉梳理了一下,这时她才惊讶地发现自己已欠下了中国银行55600元、建设银行47200元、广发银行10000元、民生银行47200元、交通银行2600元、招商银行32600元……总共达19万多。更要命的是这些银行纷纷限令她必须在3~4天内将钱还清,不然就诉诸法律,让她尝尝铁窗的滋味。

  尹蓉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但她又怕去蹲监狱——一旦入狱,幼小的晶晶无人抚养,这个家一定会被拆散。无奈之下,她只好向养母李烨求援。

  李烨面对尹蓉乞求的眼神和沮丧的神情,心都碎了。没办法,她只好向所有亲戚朋友求援,并拿出全部积蓄才凑满了19万元,帮女儿填满了这个窟窿。

  索债不止,还账没有尽头

  李烨原以为替女儿还清了19万元账就没事了,可事情并没有完。

  就在李烨自以为已替女儿还清账后没几天,一家银行的工作人员不知从何处得知李烨在替尹蓉还债,将电话打到了她的手机上,语气粗蛮地说:“你女儿在我行欠了款,请你务必在3日内替女儿还清欠款,否则,我们将启动司法程序,后果不说你也清楚。”李烨气得挂了电话。谁知接连几天又有两家银行把电话打给她,用同样的口气责令李烨替女儿还款。

  李烨气不过,将女儿叫来逼问:“你到底还欠银行多少钱?”尹蓉低下头颤抖着说:“还有……十多万,都是利滚利滚出来的……”“还有十多万?”李烨一听头都大了,气愤地说:“我没法管,你自己去想办法还。”

  李烨真的不想管了,但看到银行发给女儿的律师函,她的心又揪紧了。律师函写着:哈尔滨哪所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恶意透支5000元以上的属于数额较大,可以以用卡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2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金……”李烨虽然担忧女儿入监,但自己确实再也拿不出钱来。她愁死了,但母女之情还是驱使她四处筹钱为女儿解围。

  就在李烨为筹钱焦头烂额时,女儿打电话告诉她,自己因欠了某银行4万元,已被银行扣留了,并将马上被警察带走。李烨吓得连忙找朋友帮忙借了4万元赶往银行将女儿赎出。回家途中,女儿告诉她:银行委托的追债人员一大早就到了她家,让她去银行做个分期还款计划。她信以为真,结果到了银行就被信贷主任训了一顿,说中午不还清4万元(其实原本只有1万多元,被罚息、罚滞纳金加上重复计算利息,变成了4万元)他们就报警,抓她进监狱。

  此后,尹蓉因欠债被银行委托的追债公司人员扣留已成了家常便饭。那些人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对尹蓉恐吓、威胁、辱骂,甚至给尹蓉所在的公司发“即将启动司法程序”的传真。在这种情况下,尹蓉和丈夫的工作双双丢了。

  万般无奈下,李烨东拼西借,终于在2010年春节前替女儿还清了20万元债。

  再次办卡,女儿被逼上绝路

  李烨以为帮女儿还了20万元,从此可以与噩梦告别了,然而她又错了——2010年春节后没多久,李烨又收到了银行打来的催债电话。她异常纳闷,问对方:“尹蓉去年9月不是在你们行已注销了卡吗,怎么又来逼债呢?”银行工作人员说:“你女儿又重新开办了一张。我们查了你女儿有社保,这是办信用卡的有利条件。”“我女儿没有工作,根本不具备还款能力,却癫痫的护理措施可以通过你们银行的审核,你们也太不负责任了!”李烨越说越气,厉声质问道,“我女儿有社保你们都能查到,那她没有工作你们怎么不查呢?她拖欠多家银行信用卡欠款你们怎么不查呢?你们照开卡不误,是因为发现有家人可以替她偿还,你们可得一笔不义之财,是吗?”

  李烨这次是愤怒了,也绝望了,对女儿厉声责骂:“我明明把你信用卡上的欠款还清了,你怎么又要去开办那害人的卡呢?告诉你,从现在起,我不会再为你还一分钱,你欠下银行的钱自己去还,还不了就进监狱,晶晶我替你养。”

  李烨知道,女儿欠下银行的卡债是个无底洞,自己实在没有能力为女儿还债了,也许,让她进监狱是一个最好的解脱办法。绝望之中,尹蓉只好写下遗书,准备一死了之。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李烨看完女儿的遗书,怜子之情再一次涌上心头,她还是忍不住要想办法救女儿。她向几个要好的朋友打电话,备述事情原委。所幸的是,朋友们没有拒绝她。他们说:“钱可以挣,孩子的命没了,花多少钱也买不回……”

  接到朋友的汇款,李烨马上带着女儿一家一家银行去还款、销卡。当她还清女儿最后一张信用卡上的欠款时,女儿噙着泪水说:“妈妈,是你给了我第三次生命。你放心,这回银行送我一万元现金我都不会去办那坑死人的信用卡了!以后我要用自己的汗水赚钱还债!”

  女儿的话让李烨感到欣慰。她如今已经58岁了,有生之年,她还有能力还清亲戚朋友的账吗?她不清楚。她只好写下遗书:“如果我在债务没还完前去世,请家人卖掉我的住房用以还债。”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