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天禄永终 >正文

一只导盲犬-百姓故事-

时间2021-11-25 来源:吾知免夫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领导干部实行异地交流,王光荣要离开临山市到清水市任市长。

  办好交接手续,王光荣回家接盲眼的老娘去清水市。到了家门口,刚将钥匙插入门锁,门却从里面打开了,接着娘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光荣回来啦!”

  “娘,您咋知道我回来了?”王光荣走进门,扶住娘问。

  “我的眼睛看不见,耳朵可不聋,你的脚步声娘听了二十多年,从没听错过。”

  王光荣扶着娘在沙发上坐好,然后拉着娘的手说:“娘,清水那边我已安顿好了,咱过去后先住招待所,等攒够了钱再买一套大点的房子。”

  “我在这里挺好。你去吧,我就不过去了。”

  “留下您一人在这里我实在不放心。”

  娘听了这话,一下摔开王光荣的手,“有什么不放心的,娘的眼瞎,心可不瞎,屋里的一桌一椅、瓶瓶罐罐我清楚着呐。”娘边说,边用手比划着,“你放心去做你的市长,别惦记娘。”

  王光荣知道娘的犟脾气,当年他要请个保姆照顾她,被她一口回绝了,说是自己能照顾自己,平时活动活动身体好。这次去清水的事,只好依着她老人家了。

  他想了想,感觉还是不放心,便对娘说了句“我出去一下”,便走出了屋门。过了一会儿,王光荣回来了,后面跟着一个人。

  “娘,我找来一个电工,让他在您的床头装个报警的电铃,一直通到门卫室,”说着,他将娘的手放在开关上,“娘,有事您只要一按这开关癫痫病的初期特征,门卫就能听见铃声,他们马上就会来帮助您。”

  王光荣到清水市正式上任,一晃三个月过去了。这天快下班的时候,王光荣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朗朗的笑声。

  “老同学,听不出来啦?我是钱宝文。”

  一听是老同学钱宝文,王光荣连忙问他在哪里。钱宝文说自己出差路过这里,想顺便来拜访一下他。算起来二人有五六年未见面了,得知钱宝文到了清水,王光荣很高兴。二人约好,晚上在市政府西面的爱迪休闲茶吧见。

  很快到了晚上。二人坐在茶吧里,嘘寒问暖了一阵,钱宝文抚摩着自己半秃的头顶叹了一口气,感慨道:“这些年我是越混越糟了,老同学可是官运亨通。”

  王光荣笑着说:“人人都说当官好,可是做个好官也不容易。哪像你活得自由自在。你看我到这清水市,已经三个多月了,一家子还是住在招待所,留下看不见的老娘一个人住在临山那边。一想到这事,实在让我放心不下。”

  钱宝文听了一愣,问王光荣道:“怎么将老娘一人丢在那边?将她接来一起住不就好了。怎么,堂堂一个市长家放不下一张老娘的床啊?”

  “不瞒你说,我现在住的招待所还真的放不下一张老娘的床。”王光荣解释道,“临山那边一套老房子顶多卖二三十万,这点钱在清水,恐怕买个卫生间和车库都不够。”

  “那老娘总得安排呀!”钱宝文说。

  王光荣叹口气,歉然地说:“哎,眼下就是这种状况。我听说导盲犬可以绍兴治疗癫痫医院帮助照顾盲人,等几天我去买一只,让它先陪陪老娘,老娘出去走走也方便。等过一阵看看房价怎么样,贷点儿款,等买了房再将娘接过来。”

  “也行。这也是个没办法的办法。”钱宝文摇了摇头,这事暂时只能这样。

  王光荣像想到什么似的,问:“老同学,今天来是不是找我有什么事?”

  “没有,没有。只是出差顺道来看看你,叙叙旧。明天就走了。”钱宝文忙说道。喝了会儿茶,钱宝文站起身,“不要忘记我们是老同学,必要的时候,我真会来找你的。”说着话,�G给王光荣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两人就分手了。

  过了几天,王光荣接到老娘的电话,说谢谢儿子送来的一只导盲犬。“那狗通人性呢,才一天工夫,就会让我牵着在小区里散步了。”电话里传来娘开心的笑声。

  王光荣一听,暗暗惊讶,自己并没有买导盲犬给娘啊,那是谁送的呢?他听着娘的话,心里却泛起重重的疑团。

  王光荣本想马上回老家一趟,弄清这只导盲犬到底是怎么回事,可眼下正到了黄梅天,清水市地势低洼,一旦城北的江堤决水,市区将一片汪洋。这些天市里上上下下正忙着防汛的事,王光荣也天天奔波在江堤上,导盲犬的事暂时搁在了一边。

  忙过这阵之后,王光荣稍轻松了一下,不觉又想起导盲犬的事来。正思忖着,钱宝文突然来到办公室。王光荣看见他,心里一下像明白了什么,心想,自己想买导盲犬的事只对钱宝文讲过,那狗八成就是他送的。为此,二人一见面,王光荣就开门见山地女性癫痫病要怎么诊断问钱宝文,找他有什么事。

  钱宝文也是直来直去,他对王光荣说:“不瞒老同学,我此次前来是为那水利工程的事。听说此事归你管,工程批给谁,由谁做,都是你一口说了算。我想承包这项工程,帮帮老同学吧,这事对你来说是举手之劳。”

  王光荣听了,脸上有些不快。他问钱宝文:“这么说那只狗是你送的了?是不是想用一只狗来换我的原则和良心?老同学,工程给谁做是要通过招标的,不是我一口说了算。你想做这个项目可以去投标。公是公,私是私,原则是原则,交情是交情!”

  钱宝文见王光荣一脸的正气,不觉一愣。接着嘿嘿一笑,说:“我知道用一只狗来走你这门子是少了些,可你知道那只狗可不是一般的狗,那是拉布拉多犬,光空运费就要四千多块,培训它的费用你知道多少?三万多美元!它的身价可值你老家的一套房子。”

  “啥?”王光荣一听脸色更难看了。没想到一只导盲犬竟这么贵。他呼地一下站起来,说:“老同学,你这是害我啊!看在同学一场,我不举报你,那只狗我会还你,工程的事你也趁早死了心。”

  钱宝文却若无其事地笑笑,说:“不就是一只狗嘛,老同学用不着大动肝火!”说完,告辞出门走了。

  王光荣连夜赶回临山市,到家已是半夜。

  到了家门口,尚未开门就听屋内狗的叫声。“雪豹别叫,去开门,是市长回来了。”屋内传来娘的声音。话音未落,门就打开了。王光荣走进屋,只见门口蹲着一只狗,温顺地贴在娘脚旁,不时舔一下娘癫痫病早期的症状?的手。

  娘一只手握着狗身上的绳子,一只手抚摸着狗身上的毛,笑着说:“刚才给你开门的是雪豹,它聪明着呢。来,雪豹,给市长拿双拖鞋。”那只狗听了,便跑到鞋架旁,从上面叼了一双拖鞋,放在王光荣的脚前。王光荣换上鞋子,觉得这狗果然非同一般。

  娘又在一旁夸这狗聪明,会带着她上菜场买菜,还会按铃。说着,她对狗叫道:“雪豹,去按铃!”听到主人的吩咐,那狗一下跳到房间床头,用一只前脚快速按在了警铃上。没过一分钟,传来敲门声,接着传来门卫的询问声。王光荣连忙打开房门,抱歉地连声说没事,刚才是在测试导盲犬,那铃是它按的。

  娘叫了声“雪豹过来”,那狗便乖乖地走到她的身边蹲下。娘拉着王光荣的手,夸奖他想得这么周到,说自从有了这狗,家里就有了活气,“家里没有别人,娘就和它说说话,能顶个孙子呢。”

  王光荣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没想到这只导盲犬如此乖巧、温顺,还那么聪明,不但成了娘的帮手,而且娘还真的离不开它了。现在要想将狗带走恐怕要伤娘的心。

  夜里,王光荣左思右想,无法入睡。这只导盲犬已经成了老娘的帮手,平时自己不在身边,娘还真需要它,不如就把它留下来。

  可一想这只狗要二十多万,王光荣一时哪里拿得出来?虽然他在银行有些存款,可那是为将来买房攒的首付,而且只有十多万。想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拿现在的房子做抵押,向银行贷款还给钱宝文,以后对钱宝文说话也就可以理直气壮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